当前国际形势与人防

发布时间:2018-03-20 09:33 信息来源:市人防办
 

  一、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世界多极化更加明朗

  国际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决定了国际力量消长是人类历史的必然和常态。当前,国际力量对比的南升北降态势明显,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整体实力相对下降,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大国群体性崛起对西方在国际格局中的地位产生重大冲击,非国家行为体大量涌现并日益成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力量,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大变局。美国因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国际金融危机实力受到削弱,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世界经济比重已由2001年的31.8%降至2012年的21.4%。欧盟和日本面临公共债务沉重、社会改革滞后、经济增长乏力、人口老龄化等诸多难题,相对衰退进程仍在持续。西方发达国家继续保持国际体系的主导地位,经济总量仍占世界经济总量的近一半,但影响国际关系和操控国际事务的战略能力逐步下降。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整体实力不断增强,2013年经济总量首次超过发达国家。2013年,发展中国家还提供了超过50%的全球经济增长率和40%的全球投资,吸引直接外资超过发达国家。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南非金砖五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总量的21%,2016年这一比例预计将达到22.1%。国际力量对比的这一重大变化,有利于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和世界多极化的发展。

  二、国际地缘政治经济重心正向亚太转移,我国周边安全环境复杂严峻

  亚太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大国快速兴起,亚太经济持续成为拉动世界经济恢复和增长的主要引擎,国际地缘政治经济重心正在从跨大西洋地区加速转向亚太地区。各种利益和矛盾错综复杂,各种主要力量纷纷加大战略投入,亚太地区正在成为国际战略竞争和博弈的一个焦点。美国在战略上收缩战线、突出重点、重心东移,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强化地区军事部署,注重经济和区域合作议题,力图牢牢掌握对亚太事务的控制权。俄罗斯推出“东方战略”,加大对亚太和远东的关注,加强核力量和海空军力在东部方向部署。日本政治右倾化加剧,加快修宪强军进程,挑动钓鱼岛和历史问题,挑战战后国际秩序,图谋牵制我国。印度坚持战略东向,力推“印太”战略和“独立”外交,发展与中俄关系,深化与美日合作,“再亚太化”态势明显。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战略聚焦亚太,将亚太视为国家安全与繁荣的重点区域,强调抓住机遇深度融入亚太。东盟在加强自身一体化进程的同时,努力推进“10+X”机制,力图成为大国战略博弈的平衡者。亚太主要大国既相互借重又相互防范,战略利益深度交融、战略矛盾难以回避、战略互动日益频繁、战略竞争趋向复杂,都想利用地区战略格局深刻变化的时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一些中小国家也试图在大国博弈间趁机渔利,导致地区战略博弈呈现复杂多变态势。

  我国是陆地大国也是海洋大国,拥有2.2万多公里陆地边界、1.8万多公里大陆海岸线、主张管辖海域300万平方公里,同14个陆地邻国接壤、8个国家海上相邻或相向,周边还有一些虽不接壤但同属东南亚、南亚、中亚近邻的国家。我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陆地边界最长、跨界民族最多的国家之一,与陆上邻国边境领土争议问题尚未完全解决,与周边一些国家还存在岛礁归属和海洋权益争议问题。当前我国周边安全环境总体稳定,睦邻友好、互利合作是周边国家关系的主流。同时也要看到,一段时间以来,我国周边很不平静。随着国际地缘政治经济重心进一步东移和美国全球战略调整,我国周边安全环境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复杂严峻。

  三、防御性国防政策是我国长期坚持的基本国策,其核心是积极防御军事战略

  (一)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

  防御性国防政策,就是以保卫国家安全、防备和抵抗侵略、维护世界和平为根本目的的国防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始终不渝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这是由国家的发展道路、根本任务、对外政策和历史文化传统决定的。

  1、和平发展道路从根本上规定了我国国防政策的防御性质。

  我们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共赢的发展,通过争取和平国际环境发展自己,又以自身发展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内求和谐发展、对外求和平求合作的本质特征,决定了我们的发展不可能走资本主义国家武力崛起和侵略扩张的道路,而只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这就从根本上规定了我国国防政策的防御性质。

  2、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防御性国防政策提供安全保障。

  我们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一切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出发,牢牢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要实现党的十八大确定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长期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我国国防必须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

  3、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需要防御性国防政策相协调。

  我们坚定不移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出发来处理一切国际事务,在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所有国家发展友好合作。防御性国防政策要与之密切协调,坚持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军事扩张和军务竞赛。

  4、防御性国防政策是中国优良的历史文化传统的继承和发扬。

  我们坚定不移秉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和以和为贵的和平理念,主张用非军事手段解决争端和慎重对待战争,注重战略防御和后发制人。我国是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历来热爱和平、追求和谐,自古以来就希望天下太平、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是一条贸易之路、文化之路、和平之路,铭刻下中国古人追求同各国人民友好交流、互利合作的历史足迹。在长达上千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先人们还开辟了沟通东西方的“海上丝绸之路”。2013年,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给世界带来一股新的潮流,让平等合作、文化交流、经济繁荣,而非军事霸权,成为未来世界秩序的另一条主轴。

  (二)实行积极防御军事战略

  积极防御战略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军事战略思想的基本点。在长期革命战争实践中,人民军队形成了一整套积极防御战略思想,坚持战略上防御与战役战斗上进攻的统一,坚持防御、自卫、后发制人的原则,坚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新中国成立后,中央军委确立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并根据国家安全形势发展变化对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的内容进行了多次调整。20世纪50年代中期,为应对美帝国主义可能的侵略,确立了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强调决不先发制人。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初,面对美国、苏联、印度以及蒋介石“合围式”的军事威胁,确立有顶有放、诱敌深入、纵深歼敌的战略方针。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初,重点应对苏联可能对我国三北地区的大规模入侵,提出了积极防御、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后重新调整为积极防御战略方针。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根据邓小平关于“世界大战一时打不起来”的科学判断,提出稳定北线、加强南线、强边固防、经略海洋的战略指导。90年代初,针对两极格局终结和世界新军事变革兴起,制定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上,提出以遏制战争、打赢战争为核心的战略指导。21世纪初,根据新的形势任务,充实完善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把军事斗争准备基点进一步调整为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

  坚持积极防御,从根本上讲,就是坚持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毛泽东说,我们的战略战术是建立在人民战争这个基础上的,任何反人民的军队都不能利用我们的战略战术。邓小平指出,我们的战略是毛泽东主席制定的,毛主席的战略思想就是人民战争;我们现在还是坚持人民战争。江泽民指出,无论武器装备如何发展,战争形态如何变化,人民战争都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胡锦涛指出,人民战争是我们的最大优势,兵民胜利之本,永远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习近平强调,不论形势如何发展,人民战争这个法宝永远不能丢。

  四、人民防空是贯彻积极防御军事方针的重要战略措施

  人民防空是贯彻积极防御军事方针的重要战略措施,是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续和发展,《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深入推进人民防空改革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中发〔2014〕15号)中指出:人民防空是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方面,是全民性的防护工作和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履行战时防空、平时服务、应急支援使命任务。人民防空对于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具有现实和长远的战略意义。

  (一)人民防空是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战略威慑力量。

  随着核时代到来,国内外专家普遍认为,在未来的核大战中,最后的胜利者不是拥有核武器最多的国家,而是在核打击下能够存活下来,并能迅速恢复国民经济的民族。在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中,战争的目的有限,往往不追求彻底消灭对方军队,也不单纯地攻城掠地,而是通过有限军事行动,特别是空袭重点目标,迅速破坏对方防御体系和战争潜力,摧垮其抵抗意志,动摇其政治统治。如果建有可靠的防护体系,具有强大的人民防空(民防)能力,能够确保在遭到敌空袭的情况下有效保存自己,就能使敌方无法迅速达成目的,进而付出沉重代价,使之因顾及战争结果而不敢贸然行动。因此,无论从长远还是现阶段的威胁来看,人民防空(民防)都是在战略的高度上,做为国家生存战略的重要威慑力量,成为国家防务名副其实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人民防空是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方面,是国家防空的重要分支。

  人民防空与要地防空、野战防空三位一体,共同构成了我国的国土防空体系。要地防空是为保卫国家重要地区或目标安全而组织的区域性的防空;野战防空是部队在野战条件下为保障其上空安全而组织实施的防空;人民防空是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防备敌人空中袭击、消除空袭后果所采取的措施和行动。在防空体系中,三者统一指挥和协调行动,形成相互配合、相互支援、集中统一的整体防空力量。

  (三)人民防空是全民性的防护工作,是信息化条件下人民战争的重要成分。

  空袭与反空袭已成为信息化局部战争的独立阶段和主要作战样式,高技术空袭是我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面临的主要威胁。人民防空引导全民进行长期建设,战时不仅能有效保存战争潜力,还能较好地配合和支援军队作战。

  (四)人民防空是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与全体公民的福祉息息相关。

  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人民防空的防灾、减灾、救灾职能将得到进一步完善,与经济建设、城市建设的联系也将愈加密切。人民防空将直接渗透到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中,既关系到每个公民的切身利益,也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长远利益,成为一项利国、利民的社会公益事业。从地下空间的商业化开发到重要经济目标的防护,从灾害管理到应急救援、从平时抵御自然灾害、人为事故灾害、重要疫情到战时防范和减轻空袭危害,处处都有人民防空的存在。人民防空已成为一项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的千秋大业,与全体民众的福祉息息相关。

(责任编辑:王絮) [纠错]